首页  /  要闻  /  要闻
这个国产眼镜品牌占领俄罗斯50%市场份额,靠的是这个
2017-09-01 13:26:59
873浏览
根据2016年的数据,眼镜产业已经成为了杜桥的特色产业和富民产业,目前年产值40亿元。杜桥的眼镜生产基地规模居全国第6位,其中,太阳镜产量居全国首位。

金砖峰会即将于下周举办,俄罗斯总统普京也将前往厦门与金砖各国领导人会面。普金曾在很多场合,如野外活动、观看飞行表演、休闲度假时,常常以太阳镜形象亮相。而他所戴的眼镜款式也极为丰富,从上世纪70年代风格的反光镜到眼下流行的运动太阳镜,各种经典款式都有。戴太阳镜,并不只是普京“耍酷”的行为。事实上,在俄罗斯,太阳镜的应用时间和范围极广,除了烈日炎炎的夏季,在平均气温零下几十度的冬天,作为防雪盲产品,太阳镜也必不可少。据说,在俄罗斯市场,每10副太阳镜就有8副产自浙江临海的杜桥镇。

根据2016年的数据,眼镜产业已经成为了杜桥的特色产业和富民产业,目前年产值40亿元。杜桥的眼镜生产基地规模居全国第6位,其中,太阳镜产量居全国首位。在众多商家中,盈昌是目前唯一一家规模上亿并且拥有自己研发机构的企业,其自主品牌帕莎在国产眼镜品牌中位列第二。不过,相比之下,盈昌在俄罗斯市场上的“战绩”更为亮眼——在莫斯科最大的批发市场柳布利诺大市场,14家眼镜店中有8家都在售卖盈昌的产品。2013年,盈昌在俄罗斯的太阳镜销售达到1000万副,市场占有率达到50%,10个俄罗斯人中,差不多有6个佩戴盈昌的太阳镜。

这个国产眼镜品牌占领俄罗斯50%市场份额,靠的是这个

柳布利诺大市场(图片来源:新华网)

不过,和中国品牌占据海外市场一贯以来依靠的“杀手锏”——低价不同,盈昌在俄罗斯推出了针对当地市场的Alese、Aolise、Donna、Eternal、Matrix五个品牌,依靠品质和品牌去占领市场。4年前,更为年轻的掌门人李泽锋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开始开拓新的业务。李泽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仅仅4年时间内,阿里巴巴国际站上的新业务已经占到品牌外贸业务的30%,而剩下的70%,则是父辈们20多年来的积累。

一家改变杜桥镇的眼镜工厂

80年代末,眼镜行业在国内刚刚起步。当时的眼镜工厂大都由台湾商人在厦门等地创办,杜桥镇的李昌连、李小花夫妇则定期前往厦门进货,不过,工厂的眼镜非常抢手,夫妇俩常常拿不到货。

一次,又没拿到货的李氏夫妇回到杜桥,决定摆脱这种被动的模式。夫妻俩与李小花的弟弟李岳生、李生弟、李小生一同创办了工厂,专注生产太阳镜。工厂创立之初,镇上一共只有三家银行,两家都明确拒绝了李家的贷款申请,仅剩的一家银行,李家托了关系好不容易拿到了贷款。当时,工厂设施简陋,李昌连还曾因搬运硫酸被烫伤了手和脚。

作为杜桥第一批吃螃蟹的人,李家克服了创业之初的种种困难,工厂生意日益红火,并且带动了镇里创办眼镜工厂的风潮。当时杜桥的眼镜工厂里流行一句话:“只要能生产出来,就能卖掉;只要机器在运转,就能赚钱。” 作为第一批眼镜工厂,2000年前后,李家姐弟创办的盈昌眼镜已有超过300名工人。然而,随着管理费用的增加,在众多工厂中,盈昌眼镜的价格优势不再明显。此时,李家决定每年到世界各地采购当季流行的太阳镜,以此向海外品牌“取经”。当时,每年采购海外品牌太阳镜的开销超过了100万元。

这期间,一些的代理商给了李家很大的启发——据他们反映,从俄罗斯到国内来采购眼镜的客户越来越多。彼时,杜桥的眼镜行业已是低价产品的红海,为了突出重围,李家姐弟萌生了“出海”的念头。经过商量,盈昌眼镜派人前往俄罗斯考察市场,开拓渠道。

掘金俄罗斯市场的中国品牌

俄罗斯市场轻工业薄弱, 基本没有眼镜生产企业, 眼镜产品全靠进口。欧美眼镜价格昂贵,因而,低价的中国眼镜在当时受到了欢迎。盈昌2000年进入俄罗斯市场,曾经历过当地批发商“抱团抢货”的现象。

凭借价廉物美的产品,盈昌在俄罗斯市场站稳了脚跟。2013年,盈昌在俄罗斯市场的年销量达到了1000万副,近年来,更是占据了俄罗斯市场50%以上的份额。十几年来,盈昌刚刚登陆俄罗斯的批发集散地,也从一个个堆砌集装箱的场所,发展成了拥有较好基础设施的大型批发市场。

不过,盈昌很快认识到,低价并不是抢占俄罗斯市场的长远之计。在杜桥,盈昌是最早开始走品质和品牌路线的,早在2000年左右,盈昌就开始寻找比较好的材料供应商,并从全世界范围内寻找好的设计。在国内,当大部分眼镜工厂还没有品牌意识,国人叫得出名字的只有Armarni等“洋品牌”时,盈昌已经开始打造自己的品牌。当时,李家姐弟注意到眼镜品牌“暴龙”推出了国内第一支国产眼镜电视广告,受到启发,盈昌也开始倾力打造自有品牌“帕莎”和“浪客梦”。

这个国产眼镜品牌占领俄罗斯50%市场份额,靠的是这个

帕莎代言人范冰冰

同样,在俄罗斯市场上,盈昌也开始注重品牌的营造。在俄罗斯市场上多年的销售经验让盈昌注意到,俄罗斯市场和中国市场对太阳镜的需求不同。因为西方人的头型相对较小较窄,俄罗斯消费者更喜欢镜片弧度大的太阳镜,认为这戴起来比较舒服。此外,在颜色上,各国消费者的喜好也各不相同,比如迪拜人喜欢黑色,印度人则喜欢金色。为此,盈昌推出了专供俄罗斯市场的Alese、Aolise、Donna、Eternal、Matrix五个品牌。

中国品牌想在俄罗斯市场上获得好的销量和知名度,和当地的经销商建立联系特别重要。盈昌的新一代掌门人李泽锋回忆说,打理家族企业的父亲和舅舅们,对来自俄罗斯的经销商就像自己家人一样。俄罗斯冬天特别冷,基本没生意,很多经销商会选择这个季节到杜桥的工厂来选购明年的样品,谈明年的供需,顺便玩一玩。“有些老外会在这儿住很久,还有的带着一家老小来的度假的,吃饭都跟我们在一起!”李泽锋表示。

“创二代”互联网思维打开外贸新市场

4年前,大学刚毕业的李泽锋从父亲手里接过家族企业的接力棒,开始与舅舅们并肩作战。1988年出生的李泽锋从小目睹了父辈常年奔波,开拓海外市场的艰辛,于是提出了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开拓海外市场的新思路。在李泽锋看来,虽然杜桥有上千家眼镜生产企业,年产值超过40亿,但出口额只有3亿-5亿。除盈昌集团以外,许多眼镜工厂的产能和出口能力严重不匹配。

这个国产眼镜品牌占领俄罗斯50%市场份额,靠的是这个

李泽锋

李泽锋一开始的想法是通过国际站的平台,帮助小工厂直接跟客户对接OEM业务。一段时间后,他发现,国际站上的海外客户大多为中小企业,外贸批发3000副以上的起订量对于这些海外小众眼镜品牌来说显然无法消化。与客户交流后,李对国际站的业务进行了调整——做个性化定制的小额批发。为了配合国际站的业务,工厂也做了相应的调整,眼镜的所有配件制作完成后,不进行装配,而是在接到订单后,根据客户的需求再进行定制。从眼镜的款式、颜色、材料的组合到logo、包装盒、卡片的设计和制作,李泽锋开辟了一条与父辈完全不同的路——为海外互联网新兴品牌提供眼镜产品的定制化解决方案。

起初,舅舅们对李泽锋的想法提出了质疑,甚至有人认为这是无稽之谈。在他们看来,外贸就是在线下打通渠道,抢占市场,而与从未谋面的国外客户通过互联网做生意,似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。不过,在李泽锋的一再坚持之下,舅舅们还是同意让他试试看。

在李泽锋的努力下,盈昌在国际站上的业务发展迅速。截止至今年5月,盈昌集团通过国际站达成的销售额已超过6千万元,占到盈昌集团所有外贸业务的30%左右。而另外的70%,则是父辈们通过20年的打拼所积累下来的。

李泽锋告诉记者,目前,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可接触到许多未开拓的市场,这是父辈们早年已经开辟的外贸渠道非常好的互补。此外,与海外新兴互联网品牌的合作,在收益之外还能反哺盈昌自身的业务,比如,不同品牌对眼镜在设计和品质方面的要求都不一样,这也对盈昌本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李泽锋认为,传统模式的外贸做起来比较累,压力大,前期投入也大。作为新一代掌门人,他相信,阿里巴巴国际站的业务最终会取代品牌传统的外贸模式。

图文阅读
最新文章
光云科技(688365.SH)拟首次发行4010万股 15日初步询价
2020-05-19 11:27:40
2019义乌电子商务博览会,将于4月11日启幕
2019-04-04 15:39:52
2019义乌电商博览会亮点纷呈
2019-04-04 15:36:58
淘宝首发直播通:12个商品池包含约13万商品
2019-03-29 09:38:05
手机淘宝“特卖区”正在灰度测试
2019-03-26 16:15:32
京东购物圈招募超级合伙人 还配专属经纪人
2019-03-26 09:15:17
天猫国际发2019战略:海外仓与内容化成重点
2019-03-22 09:27:04
小红书上线“品牌号” 并进行五大模块升级
2019-03-21 09:25:05
精选专题
热门阅读
大家都在搜